沉香的另类存储和欣赏方法 沉香的收藏一般应单独密封,而明人张应文在《清秘藏》卷上“论名香”中,却有独特的心得:“凡琪埔、沉水等香,居常以锡盒盛诸香花,蜂蜜养之,则气味尤美。其盒中格置香,花开时,杂以诸香花;下格置蜜,上施盖焉。中格必穿数孔,如龙眼大,所以使蜜气上升也。每蜜一斤,用沉香四两,细如小赤豆大,和匀,用之,则所养之香,百倍市肆中者矣”。 除了直接熏烧和配制和香外,古人还有一种特殊的赏玩沉香之法。 《陈氏香谱》记载的“江南李主帐中香”制法:“沉香一两(锉如炷大),苏合香(以不津瓷器藏)。以香投油,封浸百日。熟之。人蔷薇水更佳。”其中苏合香实为液体状的苏合油。香谱中还有蒸茶蔗花、木樨、橘花或橘叶、茉莉花等取得花露水用来浸泡沉香和将沉香与花果一起蒸以使花果气息渗人沉香的方法。也有不通过加热,使花气自然渗人者,范成大《骖莺录》著净器中中有心字香的制法:“番禺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薄劈沉水香,层层相间封,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 《陈氏香谱》“南方花”一条中提到:四季之香花皆可蒸香,最好每得香花就蒸它一次,则熏然之时,“鲜花之香毕备”矣。宋词中多有咏这种混合着花香和沉香的极品嗅觉体验,如张元干的一首《院溪沙·戏简宇文德和求相香》:“花气蒸浓古鼎烟。水沉春透露华鲜。心清无暇数龙涎。乞与病夫僧帐座,不妨公子醉茵眠。普熏三界扫腥.”